公司新闻 Company News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当前位置:首页 > 新闻资讯 > 公司新闻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任正非为何总唱衰华为?因为有个魔鬼名叫“熵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 作者: 发布日期:2019-10-03 访问次数:1573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熵本来是一个物理学、热力学的概念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熵的定义:封闭的热力系统中不能做功的一定热量的能量的计量单位,也就是指封闭系统中对无序和随机的计量单位。这听起来很拗口,其实我们只要记住,它的基本含义就是:混沌、有序性的衰减、惰性、混乱递增、不明确、衰败等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例子:温水变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有一锅温水放在那个地方,除了它的温度会自然地降低之外,水分子的运动状况是趋于无序的。我们通常把这种水分子无序运动的状况称为布朗运动,就是没有方向、没有目标、随机性的运动。我看到有人写博客说,“星期天待在家里头没事,我只好在家的附近做布朗运动”,也就是在闲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什么是熵增定律呢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854年,一位叫克劳修斯的德国人,首次提出了熵增定律的概念。他认为在一个封闭的系统内,热量总是从高温物体流向低温物体,从有序走向无序,如果没有外界向这个系统输入能量的话,那么熵增的过程是不可逆的,最终会达到熵的最大状态,系统陷入混沌无序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因此,熵增定律被认为是有史以来最令人绝望的物理定律,因为我们的宇宙也是一个封闭的系统,而封闭系统总是会趋向于熵增,最终慢慢达到熵的最大值,出现物理学上的热寂,变得像沙漠一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热力学有两个定律,第二定律听起来跟第一定律有点矛盾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第一定律:宇宙的整个能量是守恒的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第二定律:在一个封闭的系统里,系统的能量以及与能量相关的有序性是递减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热力学第二定律告诉我们,在一个系统里,无序性或者是说有序性的递减是一种宿命,它是一个无法摆脱的类似于诅咒的东西。它有点像地球上的任何物体都没办法摆脱地心引力一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任何一个系统,都永远受制于一种命运,那就是无序性,混沌性是它的归属。所以有时候熵也被称为熵死,死亡是最终的归宿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叔本华说:人一出生就开始了死亡的进程。只不过是这个周期相对比较长,所以我们就容易忘记这样一个结果。其实,这个结果是一直摆在那儿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熵与管理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熵本来是一个物理学的概念,但是有很多管理学家都把它引入到管理学领域。第一个把熵的概念与对组织研究结合起来的管理学家是德鲁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迈克尔·波特说过,在生物有机体中,生命能量的消耗始终是为了治疗和维护一种精巧的次序,一个企业组织是由人所形成的网络来构成的,它具有绝对的陷入更大混乱状态的倾向。假如对这个组织不采取任何措施,它便会处于混乱状态之中,这一基本原理有力地说明了管理的重要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任正非整个管理思想的核心就是熵。有一次他听中国人民大学的一个教授在讲熵与管理的问题,便对这个概念一见钟情。他突然明白,自己以前所讲的很多东西都可以浓缩在熵这样一个概念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们知道,在中国的企业家当中,任正非是少有的经常唱衰自己企业的企业家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们最早读到的任正非的文章是《华为的冬天》,在2012年的时候,他有一个很重要的讲话,叫《华为的2012》。听起来好像是他始终在唱衰华为,当然实际上不是在唱衰华为。他是比较清醒地意识到,华为作为一个企业,和所有其他的企业一样,始终存在一个巨大的阴影,或者说有一个看不见的魔鬼随时在侧,这个魔鬼就是熵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熵就是繁荣的反面,兴旺的反面,有序的反面。所谓繁荣,不过是熵处于最隐性的状态,它隐身了,不一定不存在,随时可能显化出来。而且最要命的是,它始终不会离开。所有的生命体、所有的组织的最终结局都是熵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有一篇文章题目就叫《华为之熵》。其中有一段话是这样来描述熵的:一个非活的系统被独立出来,或是把它置于一个均匀的环境里,所有的运动由于周围的各种摩擦力的作用都将很快地停顿下来,电势或化学势的差别也消失了,形成化合物倾向的物质也是如此,由于热传导的作用,温度也变得均匀了。由此,整个系统最终慢慢地退化成毫无生气的、死气沉沉的一团物质。于是,这就达到了被物理学家们称为的热力学平衡或“最大熵”的状态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叔本华说,一个活的生命从一开始就被判处了死刑,只不过这个死刑是被缓期执行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有一句话说,“医生能治你的病,不能治你的命?!币缴话旆ń饩鏊劳龅奈侍?,他只能延缓你的死亡。这注定是一种暂时性的,用不断的努力证明自己最终无法成功的一种方式。听起来是一种很悲观的世界观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其实管理对于组织与医疗对于人体是同一回事,管理无非就是治疗和维系系统的有序状态。所以在这个意义上说,管理要做的只有一件事情,就是对抗熵增的趋势,或者说尽可能地暂时地减少熵。当然我们也可以说,管理就是如何增加企业的生命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永动机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熵这个概念是在1854年由一个叫克劳修斯的物理学家提出来的。有了熵这个概念,我们就知道世界上没有长生不老的东西,也不可能造出一台不需要能量便能自己运行的机器。但是,一直到20世纪,都有很多人在幻想造出一台不需要持续输入能量,就可以永远自动运行的机器。这种机器它有个名字叫永动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如果我们真正明白了热力学第二定律,就不会去犯傻做这样一台机器。原因很简单,我们在说熵的概念的时候,有一个限制条件,叫一个封闭的系统。封闭的系统,就是说外在的能量没办法进入这个系统中来。当外在的能量没法输入进来的时候,这个系统本身的有序性就会逐渐减弱,直到最终归于一种静态的平衡,这种静态的平衡其实就是死亡,或者叫熵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系统持续地运转只有一个办法,让它从封闭变成开放,不断地从外面输入能量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例子:冷水变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锅冷水,你要冷水锅里头冒热气,你想让一锅在做布朗运动的水分子朝着一个固定的方向运动,那就需要在下面加一堆柴火,给它输入能量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原来做布朗运动的水分子只朝一个方向进行运动,到一定时候,那这锅水就开了。我们说这个水沸腾,其实就是所有的水分子都朝一个共同的方向运动,它就沸腾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负熵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负熵是指混沌和无序状态的减少。负熵是熵的反面,熵本身对我们来说是一种负面的东西,负熵,负负得正。负熵的形成就是外来能量的输入,这句很拗口的话可以翻译成一句很通俗的话,就是一个孩子,如果不吃东西,就会饿死。一个鲜活的肉体就会变成尸体,尸体就是一个达到了静态平衡的生命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每个生命体,每个组织,只要存在,就处在一个看不见的传送带上。就像我们人一出生就站在了一个传送带上,传送带的尽头是火葬场。我们能做的事:第一,意识到这个传送带的存在;第二,意识到这个传送带的方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人以各种努力,尽可能地朝传送带相反的方向跑,跑的结果当然不是最终逃离火葬场,它只是延缓我们走到那个终点而已。组织也一样,不管现在是如何繁荣昌盛、风光无限,都是站在一个它可能意识到,可能没有意识到的名字叫作熵的传送带上。如果不做任何努力,就会很快到达那个终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任正非的在商言“熵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任正非看来,所有的管理、经营行为就是为了达到一个目的——防止组织生命力的衰减,抵挡组织从有序趋于无序,避免组织逐渐走向混沌,直到死亡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所谓的管理,首先是发现和意识到组织是处在这样一个传送带上。其次是采取各种措施,朝着熵的相反方向,以对抗熵增的趋势。当然,这种对抗只是暂时有效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当然我们说到熵的时候都有一个限制条件,就是封闭系统。其实,管理不仅仅是延缓一个组织的衰败,还是如何从一个封闭的传送带上突围,让自己成为一个能够从系统外输入能量的组织,这样我们就会大大地改变组织的生命周期,让组织的魂从原有的生命体当中脱离出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任正非为什么时不时地在唱衰自己的企业?其实他不是在唱衰自己的企业,而是他意识到衰不是唱出来的,衰是一种宿命。只有意识到这种衰的宿命,你才会采取决绝的努力来避免组织从兴盛快速地走向?;?,直至死亡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全局浮动内容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3570880178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手机看片久久国产免费